长城修缮师程永茂:手工修复 修旧如旧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广东增城信息网

程永茂:北京怀柔桥梓镇杨家东庄人,先后参与黄花城、慕田峪西、青龙峡、箭扣长城(一、二期)等修缮工程,累计抢险修复古城墙2万米,创建了“随层、随坡、随弯、随旧、随残”的施工原则,以保持长城的古朴风貌。

铺灰、样趟、接趟、浇浆、较活……一块方砖足足有30多斤重,65岁的程永茂(见上图,关利华摄)搬起来显得有些吃力,但手下的活儿依旧利落,不过十多分钟,两块历经400多年沧桑的明方砖稳稳地复归原处;不经提醒,外人很难看出修复的痕迹。

“长城是老祖宗留给咱的宝贝,这活儿一定不能马虎。”擦了把额头上的汗,程永茂拄着手杖朝下一个修复点走去。自2004年以来,先后参与黄花城、慕田峪西、青龙峡、箭扣长城(一、二期)等修缮工程,累计抢险修复古城墙2万米,长城上哪里陡峭,哪里残损都深深印在他的脑子里……

箭扣长城地处北京怀柔,这里正是程永茂的家乡。18岁那年,程永茂跟着舅舅学瓦工。白天在工地干活,晚上和了沙泥,把砖搬到屋里,反复练手艺。很快,他成了十里八乡知名的瓦匠。1991年,凭着高超的瓦作技术,他加入了新组建的北京怀建集团有限公司,陆续参与红螺寺大雄宝殿、天安门城台等古建修复,为日后参与长城抢险与修缮打下了扎实基础。

秉持着“干什么都要干好”的理念,他跑遍了怀柔区域内乃至延庆八达岭、密云司马台等周边长城,结合史料记载,通过对各段长城的修缮年代、工艺特点、材料特点、砌筑做法、形制等细部特点对比,制定抢险加固的施工修缮方案,指导现场施工。他还自学电脑,每次去工地之前,根据厚厚的一沓设计图,用专业软件绘制施工详图。

“我们对长城坚持最小干预,做的是‘微创手术’。”程永茂介绍:拿城砖来说,基本上遵循能使用老砖就不再添新砖的原则,有的墙体倒塌,城砖老料散落山间,工人们用骡驮肩扛,将石料搬运上山,重新加以利用。补的新砖,尽可能放在背面,修完了看上去像没修一样。每一块城砖都是用手工修整,使用桐油掺和白灰勾缝,分别勾成“荞麦棱缝”或“泥鳅背缝”。城墙修好后,还得用阴坡的老土掺上水,一遍一遍地涂抹,以此达到城墙残败破旧的样子,透出历史的沧桑感。

对排水口的修缮是工作的重中之重。“长城马道都是关外高,关内低,既利于排水,也不给敌人提供攀登条件。”程永茂说,排水口如果修缮不到位,入冬后很容易因渗水形成冻胀,造成砖体膨胀破裂。

在长期的修缮过程中,程永茂摸索出了“随层、随坡、随弯、随旧、随残”的施工原则。“长城依山势而建,每一处都在变化。修复中务必随坡就势,注意与老砖茬子的衔接,保留古长城的旧貌。”

除了工艺,程永茂对修缮中使用的材料决不将就。修长城用的青砖全部沿用明代传统方法烧制而成,包括踩泥、搬泥垛、扣砖坯、上架阴干、装入立式马蹄窑、烧窑看火、压水闷青等多道工序。长城砖规格尺寸多样,与普通城砖的尺寸大小不一。有些厂家嫌麻烦,认为订货数量少、成本高,希望能用规格尺寸相近的砖来替代,程永茂坚决不同意,宁可花高价也必须烧制质量上乘、与长城现有城砖尺寸一致的砖料。

砌城砖对灰的要求非常高,特别是泼灰。“泼灰必须要闷制一个月,否则容易引起墙体膨胀、灰面开裂。”在黄花城长城小城峪关加固修缮过程中,工人急等用灰,泼灰闷制时间不够。程永茂闻讯后十分着急地爬上山,“宁可慢一点也不能偷工减料。”

时近正午,站在六七十度的斜坡上,工人们正在紧张施工。这些工匠大多来自河北滦平、丰宁、承德等山区,每个人都吃苦耐劳。经过程永茂多年的口传身授,他们如今都成长为砌石垒墙的好手。2018年,明长城传统修复技术进入怀柔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。年龄逐渐增长,程永茂一直寻思着将长城修缮的手艺更好地传下去:“只要把长城保护好、修缮好,再苦再累都值得。”